早報見習記者 鄭怡雯
  丹勒諾·默克裡克
  Danylo Mokryk
  29歲,利沃夫人,政治新聞記者
  我的生活:我是一名記者,我的使命就是記錄真實,無論現實情況多麼複雜,我仍然要以冷靜、客觀的視角去分析問題,接近真相。
  對烏克蘭東西部的看法:烏克蘭東部地區和西部地區在歷史、語言、宗教、政治觀點等各方面存在諸多差異。東部人通常對西部人有恐懼感,西部人通常認為東部人不關心自由,並指責他們為“土匪”(亞努科維奇)投票。在目前的動蕩局勢下,很難去界定烏克蘭東西部之間的關係。大多數烏克蘭西部人和基輔人都希望烏克蘭仍是統一的國家。對於東部人對烏克蘭的看法則仍不明朗,有些東部人希望烏克蘭統一,有些東部人則非常傾向俄羅斯。
  關於克裡米亞問題:我不希望克裡米亞獨立,但是我意識到克裡米亞人希望脫烏入俄。因為克裡米亞這片土地從不真正屬於烏克蘭人。如果克裡米亞真的要獨立,那我希望他們能通過法定程序來進行公投。
  烏克蘭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我覺得未來烏克蘭與中國的聯繫能夠更加緊密。我希望中國人能更多地到烏克蘭來進行投資,也希望通過和中國的經濟合作能使烏克蘭經濟改善。
  就現在的局勢來說,烏克蘭會更加靠近歐盟和美國。但烏克蘭和歐盟、美國的關係發展到何種程度,這還要取決於歐盟和美國的意願。我覺得,我們雖然得到歐盟的援助,但我們加入歐盟的可能性不大。至於我們和俄羅斯的關係,我覺得只要克裡米亞獨立,那麼烏克蘭和俄羅斯的關係就會跌入冰點。大多數烏克蘭人也擔心俄羅斯人會與烏克蘭開戰。
  我的“烏克蘭夢”:和平。我希望烏克蘭能主宰自己的命運,而不是受制於其他國家。我希望我們不再需要走上大街,以暴力和死亡的代價來推翻統治階級。我希望在烏克蘭,每個人都能有一份心儀的工作,生活幸福,擁抱自由。雖然這隻是個遙遠的夢,但是,約翰·列儂曾經唱過:“你可能會說我是一個夢想家,但我絕不是唯一的一個。”
  奧爾加·馬列妮娜
  Olha Malinina
  27歲,基輔人,保險公司職員
  我的生活:這場席卷烏克蘭的騷亂並沒有完全改變我的日常生活,但卻徹底改變了我的心境。我們烏克蘭人都在為我們的國家而努力著。但我也為在示威中不幸身亡的人而悲傷。
  關於烏克蘭東西部問題:在最近的危機出現之前,我根本不相信烏克蘭還存在東西部隔閡的問題。可是自2013年12月1日開始,東部的烏克蘭人開始指責西部人是法西斯和土匪,甚至感覺西部人會極端到去殺一切反對他們的人。我的阿姨是東部人,她告訴我的母親,西部的示威人士會殺害他們,而我的母親則正是示威人群中的一個,我的母親感覺東部人一定是被某些謊言所矇騙,但究竟誰散播了這些謊言,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對克裡米亞問題的看法:我覺得克裡米亞的公投是無效的,但我覺得克裡米亞應該獨立。我和許多克裡米亞人交談過,他們都有同樣的觀點,即亞努科維奇政府非常糟糕,這也是他們想脫烏入俄的原因之一。但很奇怪的是,因為西部的烏克蘭人不支持亞努科維奇,所以克裡米亞人和烏克蘭東部人選擇把選票投給亞努科維奇,併在示威游行中支持亞努科維奇暴力鎮壓示威者。這真的一點也不符合邏輯。
  我不知道為什麼克裡米亞人生活在烏克蘭,卻如此仇恨烏克蘭。也許現在是克裡米亞人去主宰他們自己命運的時候了。我覺得,我們不該強迫克裡米亞人喜歡烏克蘭或烏克蘭人,但我想我們應該出台一些政策去幫助一切想繼續留在烏克蘭生活的克裡米亞人離開那裡。
  烏克蘭與其他國家的關係:我知道中國是一個經濟大國,因此我認為烏克蘭應該要加強與中國的合作。雖然俄羅斯人在歷史、文化和習俗上與我們很相近,但是現在的我希望我們能關閉與俄羅斯的邊界,抵制俄羅斯產品。
  我的“烏克蘭夢”:和平。我希望我們所有的死亡都不會白白犧牲,我希望烏克蘭會成為一個沒有腐敗和獨裁的民主國家,在這裡,有良好的教育條件,醫療條件以及許多擁有好生活和好工作的機會。
  哈蓮娜·希妮奧卡
  Galyna Synieoka
  26歲,克裡米亞人,翻譯
  我的生活:最近在烏克蘭發生的這些騷亂加深了我自己是屬於克裡米亞人的歸屬感,雖然我在其他地區也有朋友,但是我總覺得我自己與其他烏克蘭地區的人有一些隔閡,似乎他們不太能理解我們,而我們也不能理解他們,我覺得造成這樣的問題有一部分歷史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烏克蘭政府的原因。
  關於烏克蘭東西部的問題:我覺得一些烏克蘭西部人向來瞧不起東部地區的人。他們認為自己秉承著西方的自由、民主的觀念,他們就覺得東部人保守、老土。這真的很可笑。
  對克裡米亞問題的看法:我希望克裡米亞能夠獨立。整個烏克蘭就是前蘇聯從俄羅斯那裡划出去的,我們與俄羅斯文化很相近,我們也習慣講俄語。這20年來,烏克蘭政府從未讓我們感覺到我們是烏克蘭人,我們的內心仍然認同我們是俄羅斯人。
  烏克蘭同其他國家的關係:我希望烏克蘭能和俄羅斯走得更近,當然就現在的局勢看來是不太可能的了。
  我的“烏克蘭夢”:和平。就我個人而言,我不希望在克裡米亞地區再次發生戰爭。歷史上,這裡曾發生過克裡米亞戰爭,我覺得戰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我也希望我們的生活能夠得到改善。
  (原標題:他們的“烏克蘭夢”  是“和平”)
創作者介紹

彩繪傢俱

of52ofxls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